您现在的位置:手机看开奖结果今晚 > 平安校园 > 平安校园 > 正文内容

无法完成的采访——发生在疫情防控一线的故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2-25 浏览次数:

  
 

   [][字号][]医护人员奋战在防控疫情的最前沿,社区工作者在城市的不同角落发挥着重要作用。

  
 

   当我们想要更好地了解他们的事迹时,费尽周折,却遇到一次次“无法完成的采访”。

  
 

   她说,下班了,就想好好休息单霞是湖北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神经内科的护士。

  
 

   1月26日,这位90后护士为了方便穿戴防护服,依然减掉了齐腰长发。

  
 

   同伴们都为她惋惜,她却笑着说:“没有关系,头发没有了可以再长嘛。 ”2月2日,我们辗转联系,想采访这位依然奋战在一线的护士,却收到两段微信回复,很恳切地拒绝了采访的要求。

  
 

   微信上这样写道:“我只想正正常常的上个班,上班好好做事,尽可能通过自己给感染的同事带来正能量,生活方面尽自己所能照顾好,下班好好呼吸新鲜空气,好好休息。 ”她的另一条微信则用平静的口气讲述了她们“非常时期”的工作。

  
 

   她写道:“我们每天上班都很痛苦,口罩戴的又憋气又难受,护目镜勒得头痛、脸痛,脸都形成压疮了。

  
 

   8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拉不撒,有时候吃东西都得注意一点,不吃冷的,不吃辣的,怕自己临时要上厕所什么的,导致防护物资的浪费。

  
 

   ”“所有的医务人员都在坚守,尤其是护士,都在拼命,都在努力。 ”我们没有理由再打扰她,用采访来耽误她宝贵的时间。 “我现在实在太忙了”武汉市江汉区民权街位于武汉市的中心城区,人员密集,社区防疫压力显得尤为突出。

  
 

   打铜社区党委书记倪娟从1月23日开始就再也没回过家,她带领社区群干一起做防护宣传、疫情排查、患者转接等工作。 了解到倪书记的事迹,记者2月3日一大早就开始联系她,一连几通电话都无人接听。

  
 

   2月4日记者继续联系倪娟,尝试连接几次之后,她的声音终于出现在电话另一头。

  
 

   记者从没有听过那么沙哑的声音,仿佛每一句话说出来都伴着砂砾在摩擦。

  
 

   简单地几句问候,记者才知道,从2月3日开始,这个社区19名需要被集中隔离人员,已经开始在社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陆续前往隔离点救治。

  
 

   这天晚上,转移工作搞到凌晨,倪书记和她的同事要到好几位被转移居民家里做思想工作。 采访没有办法进行。 2月4日,倪书记正在安顿最后一批前往集中隔离点的居民,记者接通了她的电话。

  
 

   她说:“我现在实在太忙了,请你过几天再联系吧。 ”2月6日下午,记者又一次拨通了倪娟主任的电话,电话那头依然传来那个沙哑而疲惫的声音,每一句话似乎都隔着口罩的厚度,略有些含糊。

  
 

   她说:“我们社区已经封闭了,你进不来,没法采访。 ”记者告诉她,可以电话采访或微信采访。

  
 

   她那仿佛砂砾摩擦过的声音里并没有多少停顿,“还是不要宣传我了,我们武汉那么多社区干部都是这么做的,谁处在这个位置都必须这么做,我不比别人做得多。 ”耳旁是她艰难地发声,还要时不时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交待事宜,记者再不忍心让她说话了。 关掉手机上红色的通信按钮,记者知道这个采访完不成了。 社区防疫正是最吃紧的时候,多给他们一点时间工作和休息,也许比采访更重要。 她拦住过督导组,也拒绝了采访武汉市新洲区凤凰镇雷寨村妇女主任曹凤秀曾经拦住过督导组。

  
 

   那天,武汉市新洲区防控督导组暗访要进村,被她拦下了。 她要求督导组出示工作证明,坚持给督导组成员一个个测体温,确认全部成员体温正常后才让他们进村。

  
 

   放行时,她还大声交代:“不要随便串门,检查完尽快离开!”记者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无人接听。

  
 

   尝试多次之后,电话终于有了回应,却是男声:“我是曹凤秀的丈夫,她在测体温,没时间接电话,晚点打吧!”午饭时间,记者终于联系上了曹凤秀本人,不料她直接拒绝采访。 在记者一再坚持下,她同意电话里“简单聊几句”,但强调“要快一点”!1970年出生的曹凤秀在雷寨村担任妇女主任已有28年,参加过抗击非典、抗洪抢险的她办事干练果断。

  
 

   疫情防控工作开展初期,部分村民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对防控工作不甚支持。

  
 

   曹凤秀以大妈作为“突破点”,挨个儿做作思想工作。

  
 

   她动员20多位大妈加入了疫情防控志愿者队伍,逐门逐户宣传防护常识,按时对公共区域进行消毒,对返乡人员登记造册,给所有村民测体温。

  
 

   “村里人不出去,村外人不让进,除非有特殊情况,进村必须量体温。 ”曹凤秀说,村口白天、晚上都有志愿者值守,督导组也不放过。

  
 

   “内防传播、外防扩散,我们要把村子箍成疫情防控的铁桶,”她说,特别注意照顾好老人,不仅叮嘱他们注意防护,还要上门帮忙添置年货和消毒用品。 “有些老人家平常身体就不好,这个阶段更要加强保护,让他们稳稳当当在‘铁桶’里坐着。 ”采访不到十分钟,曹凤秀就着急地打断了记者的话:“实在没时间了,不好意思”,便匆匆挂了电话。 那沙哑的声音,那急促的问答,那紧张的身影,都让我们看到与病魔斗争的紧迫。

  
 

   我们希望更多人了解他们的故事,又实在不忍心占用他们的时间。

  
 

   然而,这些“无法完成的采访”却让我们十分难忘。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敖蓉常理曾诗阳)(责任编辑:冯虎)。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